我是你的眼睛 民警张玉明与尿毒症妻子的故事
编辑:    作者:张凯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4-06-23
  核心提示:“热爱家庭要像热爱自己的事业一样,在工作岗位上要兢兢业业,面对家人要充满温情。”57岁的张玉明系台江县公安局离岗待退的老民警。从1997年到2013年,张玉明在人民警察的岗位上,相继在派出所、治安、刑侦等岗位上工作过,连续16年任台江县公安局副局长,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多次获上级部门嘉奖。
  1996年,张玉明的妻子张春凤突感身体不适,查出患上了糖尿病,后来又转化为尿毒症。现在,张玉明离岗待退,悉心照顾妻子,生活除了家里就是医院。面对各种困难,张玉明和妻子依然坚持在延续生命的路上,与妻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

闲暇之时,张玉明带着因患尿毒症,已双目失明的妻子走进大山,告诉她自己看到的美丽风景
 

篮球场相识,走进婚姻殿堂
  
1981年1月,黔东南州台江、雷山、剑河三县在剑河联合举办篮球运动会,服役于当地消防部队,有着二级裁判资质的张玉明担任此次篮球运动会的裁判员。在台江县医院工作的张春凤则是卫生代表队的主力后卫。在卫生代表队与党群代表队比赛中,张春凤力量大,球风凶悍,带球连撞了3名队员,张玉明当场吹了犯规。这场球赛,张玉明吹了张春凤5次犯规。比赛结束后,张春凤拿球从背后狠狠地打了张玉明一下,张玉明正要和她理论,被时任剑河县公安局局长的罗永富叫住了。罗永富笑呵呵地拉着张玉明说:“小张,这个姑娘看上你了!”话语一出,俩人顿时满脸通红。
  自那以后,张玉明和张春凤相识并相爱了。俩人除了爱好打篮球,还爱好文艺。当时,张玉明是剑河县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主角,张春凤则是台江县独舞女演员中的佼佼者,有着共同爱好的他俩,交往更加亲密和频繁。
 当时的年代没有双休日,只休息一个礼拜天。每到周日,张春凤大清早便从台江来到临县的剑河县看望张玉明。吃过晚饭,张玉明就骑着上海产的永久51型载重自行车搭张春凤回台江赶第二天的早班。一次搭载张春凤回台江上班的一段下坡路上,因路面坑坑洼洼,张春凤受颠簸后,被甩下了自行车。当下完坡感觉轻松后,张玉明才发现张春凤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此时,张春凤还坐在半坡上笑呵呵的等他。“这姑娘真坚强,要是换了别人,早哭了。”从那以后,张玉明认定,非张春凤不娶。
   交往了1年多,1982年的国庆节,在征得双方父母和部队领导的同意后,张玉明和张春凤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立功受奖,最高兴的是妻子

\

每次给妻子配药,张玉明都要花去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结婚过后,张玉明被组织上从剑河消防科抽调到台江县消防科工作,参与侦破一起枪支弹药被盗案,亲历了破案的艰辛与乐趣。从此,张玉明便爱上了公安工作。1986年,有着11年军龄的张玉明如愿转业到台江县公安局工作,先后在该县台浓派出所、城关派出所、治安大队、刑侦大队、禁毒大队工作。
  当年8月,台江发生一起中草药诈骗案。该县医药公司被常住重庆的武某、邱某、代某等8人诈骗,涉案6万余元。随后,该县公安机关立即组织警力侦破。在案件一度陷入僵局,没有重大进展的时候,在妻子的鼓励下,张玉明主动请缨,只身一人来到重庆开展追捕工作。
  历经1个多月,张玉明先后深入重庆江津区李市镇和白沙镇走访,初步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轨迹。在执行任务中,张玉明善于动脑筋,其智慧在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运用。
  犯罪嫌疑人邱某会武术,但不知道张玉明是警察。当了解到犯罪嫌疑人邱某回到家,张玉明化妆成电工师傅,背着电工包检查农村线路。来到犯罪嫌疑人邱某家时,邱某正在自家房梁上翻修瓦片。张玉明用地道的重庆话与犯罪嫌疑人邱某交流过后,取得了邱某的信任。于是,张玉明爬上楼梯,来到房梁上,一脚踢住邱某,出其不意将其制服。
  在抓捕主犯武某时,张玉明在武某情妇的出租屋外围蹲点守候了3天3夜。当武某从外面回来,途经一巷子欲前往情妇出租屋时,张玉明大喊了一声武某的名字,得到回应后,他第一时间将武某抓获。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8名犯罪嫌疑人被张玉明全部抓获归案。为此,张玉明得到了县里面的嘉奖,并荣立个人二等功。因工作突出,1997年,张玉明被组织提拔为公安局副局长兼治安大队大队长。
  然而,每一次取得成绩,得到表彰及嘉奖的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妻子。张玉明每次载誉归来,妻子都会送他一件礼物,以示鼓励。

一个苹果,妻子感动一辈子
  从事公安工作,在外出差办案是常事。1988年,台江县一大理石厂被犯罪嫌疑人涂某等6人诈骗,涉案金额高达36万元。案发后,张玉明和同事远赴河北邯郸开展追捕。经过1个多月的苦心经营,张玉明和同事成功将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抓获。
  “妻子怀有身孕,自己在外办案却不能照顾她,一定要给她带点礼物作为补偿。”押解犯罪嫌疑人即将离开河北时,第二天便是中秋节,张玉明想起了远在贵州高原的妻子。思来想去,河北的鸭梨享誉中外,他决定买鸭梨和苹果带回家作为妻子的礼物。张玉明来到水果店,称了两个鸭梨和两个苹果,随手揣进裤兜里,火速赶往火车站与同事汇合,一同押解犯罪嫌疑人回贵州。这一年的中秋节,张玉明和同事押着犯罪嫌疑人在火车上度过。
 火车缓缓驶进贵阳时,张玉明发现,自己在河北买的鸭梨在押解犯罪嫌疑人过程中被弄坏了,只有苹果完好无损。由于长时间揣在裤兜里,苹果发出油亮的光泽。
  回到台江交接完工作,张玉明第一时间赶回家里,从裤兜里掏出发亮的苹果递到妻子的手中,妻子接过苹果,看着乌黑清瘦的张玉明,感动地留下了泪水。为此,张春凤一直在孩子们面前念叨了几十年,这件事令她感动一辈子。

与苗寨同胞结下深厚情谊

\

逢年过节,张玉明和妻子都要来苗寨看望吴老太,亲如一家

 

  “你们这些孩子,下雪下凝的,还到我们高山上来!”1993年冬,任刑侦大队大队长的张玉明与同事下乡办案时,在雨雪交加的晚上夜宿到海拔1600多米的台江县南宫乡巫牛村万大爷的家里。

   “老人真是好心人!我们进屋坐下后,老人便熬姜汤给大家喝。老人家徒四壁,还杀了家里唯一一只生蛋的老母鸡给大家吃,我们给老人钱,老人不肯收,大伙都很心酸和感动。”提起万大爷的帮助,张玉明至今仍记忆犹新。第二天临走时,张玉明拿了50元钱,把当时1个月的工资压放在老人的锅底。
  回到家里,张玉明把此事告诉了妻子,妻子听后,从街上买来棉袄等御寒的衣物,和张玉明一起送到老人的家里。从此,万大爷把张玉明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多年来,他们的交往从未间断。张玉明还与妻子一道给老人栽种了几片金秋梨、葡萄等果树,与老人结下深厚的情谊。
  86岁的苗族老人吴老太系台盘乡棉花村人,在一次办案中,又饥又渴的张玉明路过吴老太家时,吴老太做饭给张玉明吃,自那以后,逢年过节,他和妻子都来看望吴老太,与吴老太亲如一家。
  修桥补路,行善积德,力所能及帮助苗族同胞,一直是张玉明夫妇常做的事。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张玉明夫妇购买水泥、钢筋及钢管为台江大红苗寨和秀柳苗寨修建了篮球场;为台江岑孝修建了公路桥;为台乐苗寨铺架了多座山洪极易爆发的过溪小桥;为家庭贫困的苗族孩子提供物质、精神上的帮助和鼓励。

背着妻子一线调处纠纷
  
让人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对善良的夫妇,不幸却降临到了张玉明妻子的身上。1996年,张玉明的妻子张春凤突感身体不适,经检查,患上了糖尿病。因妻子好强,一心扑在工作上,没过多注意治疗。
  2002年至2008年的六年间,张玉明被组织上抽调到国家重点工程三板溪电站建设区域去处突维稳。电站顺利建成发电后,张玉明才回到台江。然而,在工商部门上班的妻子却因工作家庭一肩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辛劳,经常值通宵夜班,生活严重没有规律。妻子饿了就撑着,病了就扛着,从而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
  “我这病靠打胰岛素控制,眼睛看你也看不清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听到妻子说的话,张玉明显得十分无助。他劝妻子说,“你不能再拖着这么重的病工作了,干脆向领导提出提前退休吧!”鉴于妻子工龄已满30年,加之患有严重疾病,组织批准了妻子提前退休。
 退休后,妻子总想与张玉明寸步不离,向他提出了要求,“你去我熟悉的苗寨工作时,一定得带上我。”
  2011年2月,凯里市凯棠乡的大坪苗寨和台江县革一乡后哨三组的苗寨因一片山林发生纠纷,结怨30年。为联通革凯公路,双方闹了起来。县里安排张玉明带队处理此事。妻子知道此事后,也要求一同前往。
  到达革一后哨三组后,张玉明把妻子背到后哨三组的吴组长家刚坐下,大坪苗寨的总寨老张玉龙看着张玉明背着重病妻子前来调处纠纷,深受感动。于是,张玉龙便带着七八个苗族大嫂,连背带扶地把张春凤接到大坪苗寨。
  来到大坪苗寨,张玉明用苗语向张玉龙及其他苗族同胞说,“你们都是有亲戚关系的,如果我们不来帮你们说和,你们打起架来肯定会血流成河,那么,仇恨将继续延续下去。我和你们双方无亲无故,不忍心看到你们子子孙孙结怨下去,双方各退一步,眼光要朝前看,何必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利益而争吵呢?路通了,大家来往都方便,关系走得更近。”经过张玉明的调解,双方最终握手言和,杀猪宰牛吃了和气酒。对于张玉明的好,张玉龙深有感触。
  长期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使张玉明总结了一套处理民族地区各种矛盾纠纷的方法,那就是要与苗族同胞在语言、感情、心灵上进行沟通,与苗族群众打成一片。张玉明说,“只要做好沟通,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

妻子病倒,四邻八寨爱心汇聚
 

\

面对各种困难,张玉明和妻子依然坚持在延续生命的路上
 

  “玉明,我……我怕是陪不到你了。”2011年4月2日,张玉明刚回到家里,发现妻子全身发黑并伴有浮肿,眼睛因浮肿而眯成一条线,昏迷地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在亲戚的帮助下,张玉明一口气把妻子背到了县医院。刚住进医院,医院领导便对张玉明说,“赶快找一笔钱,直接到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看能不能抢救过来,她这是明显的糖尿病并发症。”张玉明立即向局领导请假,领导关切地问他“要不要号召政法系统搞一次募捐?”他婉拒说:“谢谢组织上的关心,我这几十年还有几万块钱的积蓄。”
  平时与张玉明夫妇交往的亲友及张玉明贵阳籍的公安学院同学闻讯后,纷纷伸来了援助之手,县妇联、县民政局、县工会、街道社区的领导和职工也给予帮助。
  苗寨的老百姓得知此事后,5元,10元,50元,100元……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有的送鸡送鸭,纷纷向张玉明夫妇表达自己的爱心。
   “我一个基层普通干部,与苗寨百姓非亲非故,竟得到苗族同胞如此厚爱。”收到苗族同胞的爱心捐款,张玉明含着眼泪记录下每一位捐款人的姓名和捐款数目。
  2011年4月6日,张玉明揣着零零碎碎组成的近10万元爱心款,带着昏迷的妻子赶往重庆。来到重庆第三军医大的新桥肾病专区医院时,该专区医院副主任刘理教授见张玉明背着一位浮肿的病人,热情地接诊了张春凤,此时,张春凤的体重达到了200斤。
  刘教授见张玉明带着一大包零钱缴纳住院费时,知晓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握着张玉明的手说,“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
  通过检查,张春凤的病情已转化为双目失明的重症尿毒症,只能靠长期的血液透析才能维持生命。经过一个半月的治疗,张春凤的体重降到了94斤,但心性大变,与住院时判若两人。而张玉明吃惊地发现,自己头发花白了许多,俨然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与来重庆之前的他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你不能只照顾她,也要保重自己。”刘教授见到张玉明,要求张玉明要按时配药给妻子吃;要坚持血液透析、灌流透析和血滤透析;要鼓励妻子保持良好的心态,稳定好情绪。

与妻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从重庆回到台江,张玉明牢记刘教授的交待,一边工作,一边悉心照顾妻子。2013年,鉴于张玉明的情况,组织上同意他辞去了台江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领导职务,离岗待退。
  妻子患尿毒症双目失明,近几年来,因尿毒症脑损伤症、尿毒症高(低)钾症、尿毒症心衰症、尿毒症高血压症等病症假死过多次,张玉明都秉承自己总结摸索出来的遵医救患的原则,成功地使妻子挺了过来。
  由于医患关系相处得好,张玉明和刘教授成为了好朋友,刘教授还先后两次来到台江看望张玉明夫妇。
  从妻子患重病至今,张玉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并向银行贷款20万元,共计花去治疗费近百万元,通过政策报销约60万元。目前,张玉明每周至少要带妻子到黔东南州人民医院做两次透析治疗,每月要花去治疗费24000多元。
  “要是没有党的好政策,我早就家破人亡了。”张玉明说,妻子患重病与自己有关,他将以一颗感恩的心,以无比坚强和超长的忍耐精神,就是再苦再累,也要尽可能次把妻子照顾好,让妻子多活几年甚至几十年。
  “热爱家庭要像热爱自己的事业一样,在工作岗位上要兢兢业业,面对家人要充满温情。”面对各种困难,张玉明和妻子依然坚持在延续生命的路上,与妻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论坛精选

更多

破解“农村剩男”危机,需要从这三个层面看

破解“农村剩男”危机,需要从这三个层面看

目前,尤其是在广大农村地区,由于“剩男”而引发的“天价彩礼”“骗婚”问题不断出现,农村剩男不仅是个体危机,甚至是一种农村危机,而且还有可能影响到城市发展。